首 页 高职高专 高考高招 学前教育 国内教育 招考政策 学术评审 少儿英语 外语
网站首页 >> 艺体招生 >>当前页

槐花村

发布时间:2020-09-05 01:35 编辑: 来源:

张富贵是槐花村的篾匠。槐花村会舞刀弄“篾”的人不少,唯独张富贵是其中的佼佼者,在槐花村,“篾匠”这个称呼似乎只有他才配。

村子里的人家经常请他编制竹器,他一手绝活儿逐渐地就传到山外了,外村外乡的人也有闻了他的名头来请他的。

他会编竹篓、撮箕、筲箕、提篮、团扇、竹匾等各种家用竹器。有人家请他,他一早就到了,吃过早饭,他便拿着雪亮的篾刀到竹丛里挑选竹子,砍回竹子后就开始哗哗地破篾。破篾时他就围上围腰,叼着个旱烟管,一边哼着曲子。他两只手的食指和拇指都缠上了胶布,以防止竹篾把手指划伤。

那些锐利的竹篾在他手底下十分听话,顺从地听由他摆布。每一丝长短不一、粗细有别的竹篾都被他恰到好处地安排在一件物什上,很快一个竹器就在他的手底下成形了。从他手底下出来的竹器都做工精致,色泽艳丽。他还会在器具上编织进一些图案,比如在大竹匾上编一个“囍”字,在提篮上编一个活灵活现的啼鸟。他的竹器不但好看还耐用!

他还会唱一些荤段子。当请他的人家和他是平辈,当着男女主人的面他就开始唱起来。很难想象他那胡子拉碴的嘴唇下会流淌出那些让女人脸红心跳的歌词。他灵活的手指一边编织着,嘴上就开始对着人唱起来:

阿哥钻进了阿妹的被窝窝,

顺着小肚皮往下摸,

阿妹问,阿哥你摸什么?

阿哥说,给我的小麻雀找个窝……

他一唱,听见的男人就开始笑起来,女人就脸红了,心突突地跳着,扭头望着别处,骂道:

“张篾匠你个要死的……”

声音里面却是没有骂意,反是透着一股子喜悦。张篾匠就对着那女人眨了几下眼睛,把手中的活儿做得更勤,咳一声,又唱起来:

阿妹钻进了阿哥的被窝窝,

顺着小肚皮往下摸,

阿哥问,阿妹你摸什么?

阿妹说,把我的小麻雀喊回窝……

红脸的女人听他又唱,有的就不好意思走了,有的却不走,大声地笑骂他:“你个不要脸的,我看你是来卖唱的……”

他就涎着脸,笑着说:“嫂子,唱得好不好?让你男人学去唱给你听!”

有时候有孩子蹲着看他编东西,他会停下手中的活计,说:“我给你编个麻雀要不要?要不要?”

“要!”

他就用废篾编起来,他一边编一边说:“乖儿子,喊爸爸,喊爸爸!”

孩子知道是在占他便宜,就红着脸不说话,但也不走开。张篾匠手中的东西对孩子极有吸引力!他编好了,送到孩子脸前,又笑着说:“喊爸爸!喊,喊就给你!”

有的孩子胆子大,一把拽了就跑开了;有的胆子小,望着麻雀不出声。张篾匠也就不逗他了,把竹麻雀递到孩子手里。孩子拿着麻雀就跑了,他看着孩子跑开,大声说:“回去叫你妈妈今晚上开着门等我啊……”

张篾匠就靠着一手竹器活儿,盖起来三间新瓦房,给两个儿子娶了亲,日子过得还算滋润。

但是日子转眼就过去了,一切都改变了!村子里通了公路,来了双层卧铺车将村子里的壮年劳力都运走了;人们富裕了起来,瓦房几乎都换成了楼房。人们大多都不再靠种土地讨吃的了,田地都被抛弃了,一片荒芜。

张篾匠也被人们忘记了!他那手绝活儿早就在时光的流逝中被淘汰了,人们不多需要竹器了!他也老了,年轻时操劳过度,晚年手脚都疼痛。前些年又死了妻子。孩子们都到沿海地区打工去了,一年到头难得回来一次。他七十多岁了,多年来一个人住,身边只陪伴着一只黑狗!

张篾匠家在河对岸的一个山洼里,房子周围是大片的竹林。他的两个儿子在外面赚了钱,前几年回来了一段时间,将瓦房推倒了,盖起了楼房。赶集的人从河这面走过,就可以看见竹丛中高高露出来的四层楼房。

人们都很羡慕他,养出了两个有本事的儿子。

“你真享福!那么大一栋房子……”

“你也该满足了,什么都有了!”

“你家孩子发财,啥时也带着我,提拔提拔一下……”

听着这些羡慕恭维的话,张篾匠心里很有几分自豪。但是随着年岁的增加,身上的力量开始消失,手脚越来越不灵活,再听这样的话,他脸上呵呵地笑着,心里头却是一肚子苦水。他的孩子是出笼的鸟儿,怎么也不愿意飞回来了!

那一年春天,我十五岁。有天黄昏我到了张篾匠家的竹林里,打算偷偷弄一些竹笋回来。我一走进竹林,一阵狗吠声就传来了,随即一条黑狗就朝我扑过来了。我手中带着一根棍子,专门准备着对付它的。我听到了张篾匠的声音:“小宝,小宝,回来,回来!”

黑狗就愤愤地回去了。声音就在我前边不远。原来张篾匠正在竹林里面的水井提水。他看见了我,气喘吁吁地问:“江风,是你呀?”

我说是的,竹林里好玩,我来玩会儿。他说要注意狗。说着拄着一根棍子提着一个茶壶往回走。我看他行动艰难,说:“你在提水呀!你这样一回提一点,哪里够用!”

他气咻咻地喘了好几口气,才咧开没牙的嘴,说:“前两年还能够挑起半担水,现在不行了。只能用茶壶提点了……”

从水井到他家要走一小段上坡路。我说你儿子怎么就不给你买个抽水泵?他回答说:“他们说怕我被电死……”我看他一脸的皱纹,像块橘子皮,头发白完了,大口地喘气。我说我来帮你提吧!提回去后,又挑起水桶到水井里给他挑了两担水,把水缸装满了。

他要留我吃完饭。我说不了,坐一会就好了,妈妈和弟弟在家等我呢。那时我爸爸也在外面打工去了,妈妈因为有关节炎,走不出去。

他家房子很大,很空,说起话来有嗡嗡的回音。天色渐渐晚了,开始凉下来。窗外透进来模糊的天光,和风吹过竹林的呼呼声,有时还传进来一两声鸦鸣。他在火塘里生起柴火,火光跳动着。他蜷缩在一张椅子上,旁边蜷缩着他的黑狗。

他在说一些杂七杂八的事,开始是在对我说,后来就仿佛他是在自言自语了,又仿佛是在对他的黑狗说。他说:“他们不回来,没人管我们了!钱把他们的心眼蒙住了!我这个老头子他们不要了,他们不想理睬我这个负担。我把他们一个一个养大,给他们娶亲,把他们

的孩子也一个一个养大,我老了,动不了了,他们就不理了。小宝,小宝,只有你了……”

他似乎完全忘记了我的存在,只和他的黑狗说话。他一只手摸着黑狗的背,那只黑狗也支起耳朵听他喃喃自语。火光的映照下,他们一忽儿亮一忽儿暗,只有那两只狗眼睛一直放射着绿幽幽的亮光,像两支小电筒。

张篾匠前些年带孙子,一共带过三个孙子。每一个都是一岁左右就交给他,他养到了六七岁,孙子就又被孩子父母带走,到外地念书去了。最后一个孙子被带走以后,他就完全成了一个孤单的人。听说那次他看着孙子离开,一大把年纪哭了很久。后来他就养了这只黑狗,取名小宝,小宝是他小孙子的小名。狗浑身黑得发亮,没一根杂毛,又很听他话,和他形影不离,是他在这个人间的亲人!

他和黑狗相依为命!

我看看天色已晚,就站起来说要回去。他好像忽然惊醒似的,看了我一会儿,才像记起来屋里头还有我这么一个人。他一边努力地挣扎着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说:“老糊涂了,老糊涂了……忘了你了……”

他带些歉意,说:“感激你帮我……也没有弄个饭给你吃……我床上枕头底下有几本连环画,那是很久以前的了,我也不大会看,眼睛也不好使了,听说你喜欢看书,你拿去……就在里面床上。”

他朝里面房间一努嘴,又说:“我来帮你开电灯。”

电灯扭开了。我来到他睡房门口,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里面哪有什么床呀!昏暗的灯光下,房间正当中摆着一口红漆大棺材,棺材盖子横躺着搁在左边墙角。这时又从屋外头传来风吹过竹林的沙沙声,猫头鹰被惊动了,呜呜地一声一声叫了起来。一时间只感觉房间里面鬼影幢幢,又惊慌之中扭头看见黑狗那一对绿幽幽的眼睛,背脊一阵发麻,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瞬间觉得整栋房子就是一座巨大的坟墓!而我是糊里糊涂钻进这座坟墓里头来了!

张篾匠感觉到了我的害怕,解释着说道:“别怕!我在这里头睡觉。原先我在另外一个房间睡,去年我找匠人打了一副大棺材,放在这屋当中。这里离火炉子近,方便。我有时候又想,人上了年纪,没几天好活头了,身边又没个人,哪天死了烂了都没人知道。我就想到不如睡在棺材里面,死了就当是进了棺材埋掉了……”

他颤颤巍巍走过去,从棺材里摸出几本连环画递给我。我接过手,赶紧向他辞别。

外面一弯新月高悬在天幕上,它周围是灿烂的星星。惨白的星月光线投射在大地上,竹丛透进星星点点的光斑。竹叶在晚风中沙沙响着,混合着虫鸣,冷不丁地又来一声猫头鹰叫。我感觉到小路两边的竹林里面阴森森的,背脊仿佛遭到了电击,麻麻的,飞一般地跑出竹林,三步两步跳过河上石桥,往家里飞奔回去。星月的光辉下面,我的响动惊起了小河两岸的一片狗吠声。

大约一年过后,我放暑假回家,听说张篾匠已经死了。妈妈说,死了两三个月了,坟就在河对岸的榆树林里面,坟上都长了青草了。妈妈叹了口气说:“张篾匠死得真是惨!死了好多天才被人发现。人们是在棺材里发现他的,都烂得差不多了……”

人们发现张篾匠死了,要归功于他养的那只黑狗。黑狗从来不离开他,有黑狗出现的地方必定会看见张篾匠;张篾匠在的地方,黑狗一定也在。它也从来不乱吠叫。但是有一天晚上从后半夜开始,村子里很多人都隔岸听见那只黑狗的嚎叫声,声声悲凉,引出一片狗叫声。在空荡荡的村子里,像在号丧一样的狗叫声特别钻心,叫声一直到天亮才停止了。村子里都是些老人小孩,虽觉得狗叫得蹊跷,但也没有多想。白天过去了,到了晚上,张篾匠的狗又嚎叫了起来,声音都有些嘶哑了,直到午夜时分才安静下来。黑狗一直嚎叫了三个晚上就销声匿迹了。

大约过了七八天,有人在河这边看见了张篾匠的黑狗。黑狗已经瘦了一圈,正在和别的狗抢一只死兔子。看见的人也是位老人,多了个心眼儿,心想只见黑狗怎么不见张篾匠?又联想起前几天晚上黑狗撕心裂肺的嚎叫声,感觉是出了问题。他连忙过桥,去敲张篾匠的门。怎么敲都没人应,想打开看个究竟,又是铁门,很牢固,打不开。这位老人确定张篾匠是出了事了,就跑到村委会去。村委会的人通过好几道手才联系上了张篾匠的儿子,儿子同意他们破门而入,查看究竟。

门打开了,一股子臭味扑鼻而来。人们发现张篾匠死在棺材里,尸水流了一地……

本文永久链接:http://games.wixz.cn/a-r-15476551.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